艺术节是怎么成为爱丁堡文化品牌的?

日期:2017-09-05  作者:信息发布中心  来源:未知

   

  “根据家族传奇,弗格森的祖父将100元卢布缝入大衣内里,从明斯克徒步到汉堡,中间穿越了华沙与柏林,然后登上了一条叫《中国女皇帝》的船,在严冬的暴雨中穿越了大西洋,于20世纪的第一天抵达纽约港。”在座无虚席的国王剧院内,美国作家保罗?奥斯特(Paul Auster)向观众朗诵新作《4321》的开头。奥斯特是接受爱丁堡国际艺术节、国际文学庆典,以及英国文化教育协会的邀请,首次在爱丁堡最繁忙的8月庆典节目中出现。除了共同举办奥斯特的座谈的国际艺术节与文学庆典之外,城里还有全世界规模最大的边缘艺术节,英国最大的视觉艺术节以及连续18年场场爆满的皇家军乐表演。

  在60分钟的座谈会上,奥斯特回顾了自己的成长过程,以及《4321》主角阿尔奇?弗格森(Archie Ferguson)的一生与他本人的异同。弗格森诞生于1947年3月3日,比奥斯特整整晚了一个月,但是比爱丁堡第一个艺术节早了5个多月。所以奥斯特、弗格森、以及爱丁堡国际艺术节、边缘艺术节、国际电影节都在今年庆祝70大寿。

  奥斯特出生在物资丰腴,热爱棒球、篮球运动的新泽西,与那时刚脱离“二战”的爱丁堡大不相同,爱丁堡离伦敦600多公里,比巴黎还遥远,能够在萧条的战后在此举办国际艺术节,完全是机缘导致,这一点倒与奥斯特文学中常见的“巧合”相通。

  艺术节的序曲是在1940年初拉开,当时,1934年创立于英国东南苏塞克斯乡间的格林德伯尔尼节庆歌剧团(Glyndebourne Festival Opera)由于战争的原因,停止了夏天的歌剧音乐节,让剧团在英国巡回演出。1940年冬天,剧团到了爱丁堡演出18世纪的英国歌剧《乞丐歌剧》,演出的地点恰好是奥斯特朗诵《4321》的国王剧院。当时的女高音奥黛丽?密尔德梅(Audrey Mildmay)是剧团创始人约翰?克里斯蒂(John Christie)的夫人,当她看到伫立在山丘上的爱丁堡城堡时,向剧团的艺术总监鲁道夫?宾(Rudolf Bing)感叹“要是能够在那里举行音乐节该多好!”

  “二战”结束之后,宾一方面想扩展格林德伯尔尼歌剧节的规模,另一方面,他认为欧洲大陆的音乐厅与歌剧院被战火破坏,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恢复运转,这正是英国发展艺术节的良机。于是他在英国各地寻找合适的地点,在这段期间,宾碰巧认识英国教育协会驻爱丁堡的主任哈维?伍德(Harry Harvey Wood),伍德立刻向宾建议有“北方的雅典”之称的爱丁堡。但是宾首先对苏格兰的气候“感冒”,认为多雨的气候不适合举行艺术节。伍德拍胸保证,爱丁堡的夏天是“最堪能忍受”的季节,还提醒宾“萨尔茨堡也不是没有雨天”。伍德接着为宾引见了相当于市长地位的法科拿爵士(Sir John Falconer),法科拿爵士虽然连欧洲最著名的交响乐团都没有听过,但是他认为艺术节可以提升爱丁堡的地位,决定支持。伍德的游说,女高音几年前对爱丁堡的感叹,再加上当地政府两万英镑的赞助,国际艺术节终于在爱丁堡落地,为战后文化的复兴扎根。当时还是公主身份的伊莉莎白前来开幕剪彩,从1947年8月24日开始连续10天,英国与欧洲最好的音乐家、乐团、剧团全部都来到爱丁堡,包含著名的德国指挥布鲁诺?沃尔特(Bruno Walter)与维也纳爱乐交响乐团。

  这个国际艺术节虽然邀请了全世界最好的艺术家,却忽略了苏格兰当地的艺人。不满于国际艺术节唱高调的态度,一个来自格拉斯哥,由工厂工人组成的团结剧团 (Unity Theatre)联合其他五个苏格兰以及两家英国剧团,自行组织了“边缘艺术节”,自行租场地表演,和国际艺术节同一时间举行。

  由于这两个艺术节,加上6月初创办的国际电影节,这个只有几十万人口的城市,在1947年突然出现了3个国际性的艺术活动,这么多“外国人”的出现,对当地人而言极为新鲜。来自格拉斯哥的作家克利福德?汉利(Clifford Hanley)在一个小酒吧内遇到英国剧场导演泰隆?格思里(Tyrone Guthrie)便兴奋地大喊“宇宙改变了”时,他绝对无法想象在70年后的今天,在爱丁堡能够与奥斯特同聚一堂。

  拥抱民主精神的边缘艺术节很快蔓延到爱丁堡各个角落,任何人,任何团体,只要能够找到场地表演,都可以参与这个全世界规模最大的表演艺术节,从8月4号到28号短短25天,从上午10点到清晨2点,边缘艺术节会有300个场地,3,398个演出团体,举办53,232场次表演,其中有686场完全免费,连橱柜大小的空间内都有可能看到乐团或脱口秀的表演。许多英国演员都是从边缘起家的,比如艾玛?汤普森(Emma Thompson)、电视剧《豪斯医生》的休?劳瑞 (Hugh Laurie)、007电影导演山姆?曼德斯(Sam Mendes)等人都是。甚至连好莱坞明星约翰?马尔科维奇(John Malkovich)都会亲自在街头分发演出的传单。这个在1947年被国际艺术节嗤之以鼻,被文化协会取消赞助的活动,今天不但吸引了全世界的艺人前来,连国家、地方政府、公家以及私人机构都争相赞助。中国政府就与边缘艺术节签订长期合作的计划,中国国家话剧院、上海话剧艺术中心等团体在今年为爱丁堡观众呈现从《花木兰》到《莎士比亚》,从皮影戏到杂技的中国表演艺术。

  爱丁堡在8月份有视觉艺术、国际艺术、边缘艺术、国际文学、皇家军乐表演等节庆同时举行,到了10月会有长达12天的苏格兰国际说故事节庆,然后是除夕新年嘉年华迎接2018年的来临。到了春天会有长达两周的国际科学节,接着是专门庆祝儿童艺术表演的艺术节,到了6月份则是国际影展,在7月有爵士与蓝调音乐节,然后再度回到8月的节庆疯狂!

  爱丁堡的节庆每年吸引了450万人,卖出和世界杯足球一样多的门票,为爱丁堡赚进2.8亿英镑,为苏格兰地区带来3.13亿英镑的财富,还创造了6021个工作机会。和威尼斯不同,观光客不一定会去关注艺术、建筑等双年展,但是来到爱丁堡的人,无论文化与国籍,都会被不同的节庆吸引,即使英文不流利也可以欣赏满街的表演,或是到城堡看高度娱乐的军乐表演。

  在奥斯特的小说《4321》中,弗格森的祖父为了让美国人能够记得住他的名字,蓄意将“瑞兹尼科夫”改成“洛克菲勒”,但是到了海关却将洛克菲勒给忘了。紧张之下用犹太人的意第绪语说“Ikh hob fargessen”(我忘了),海关人员以为他说“Ichabod Ferguson”( 伊卡博德?弗格森),弗格森的名字由此诞生,这就是命运的凑巧。试想在1940年代,如果格林德伯尔尼节庆歌剧团没有到爱丁堡巡回,如果宾没有遇到伍德,如果法科拿爵士认为艺术节不值得赞助,爱丁堡的节庆或许不会诞生,那么苏格兰唯一的文化品牌可能还是穿着裙子吹风笛的男子了。



上一篇:“罗斯柴尔德品味”是怎样炼成的    下一篇:博物馆中的光影轮舞

版权所有 中华名族网 湘ICP备05013944号-1